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对我们来说,今天的身体实际上就是主的恢复』
陈实弟兄是否『越过所写的』?

一篇刊登于网路上的文章,攻击主恢复中的同工们在论到基督身体的真理上,『越过所写的』。这位异议作者声称,陈实弟兄讲说:『…对我们来说,今天的身体实际上就是主的恢复 』,这是在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职事所陈明有关基督身体之真理上,犯下严重的错误。朱韬枢弟兄在二○○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写给二十一位相调同工们(现亦刊登于网路上)的回信中,重复了此一指控。这些异议者的攻击,乃是根据陈实弟兄一段被扭曲的讲述。这篇刊登于网路的文章,甚至大胆的变造了陈实弟兄讲述的依据,也就是李弟兄的话。

事实上,陈实弟兄的交通,不过是 忠信的复述李弟兄的职事。从 基督身体属灵和实行两方面,说到地方召会如何实际的认识身体的感觉,也就是如何 实际的顾到主恢复里其他召会的感觉朱韬枢弟兄曾经以此规正过他人,如今却离弃了这项真理。事实上,这篇网路文章的异议作者,才是『 越过所写的』,因为他大胆的加入了李弟兄的话,藉此攻击陈实弟兄的讲述。这种行为,以弗所书四章十四节形容为:『 人的欺骗手法』。

陈实忠信复述李弟兄的职事

『实际来说』这个辞,乃是正确解释陈实弟兄这段话的关键。这篇信息的题目是:『在基督身体的感觉里实行召会生活』。在这段异议者所反对的简短讲述中,陈实弟兄一共十次用到『实际(的)』一辞。 

陈实弟兄这段话,事实上是在重读李弟兄『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这本书里的三十四和三十五页,加上他个人一些简短的心得。在以下的摘录中,我们将陈实弟兄这段话,在『水流报』里所刊载的格式,略作修正,使其更加清楚。李弟兄的话以深绿色标示,陈实弟兄的话则在李弟兄的话之下,以蓝绿色标示:

李弟兄说:『我要再说,每当我们作一件事时,我们必须正确的考虑到身体。我们必须考虑身体对我们所作的会有怎样的感觉。』

我们必须时时考虑身体对我们所作的会有怎样的感觉。我要说, 实际说来,对我们而言,今天的身体就是主的恢复。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所作的,对整个主的恢复会造成什么影响。这是很 实际的。

李弟兄接着说:

『最大的难处,惟一的难处,就是不认识身体,不顾到身体。我们若顾到身体并关心身体,就不会有难处。』

『我们在这里是为着身体,若没有身体作后盾,没有主的恢复作后盾,我们就没有路 实行地方召会。』

就着李弟兄的领会,身体等同于主的恢复。我们知道基督奥秘的身体,包含了所有的信徒,一切在时间和空间里蒙救赎的人;然而今天 实际来说,主的恢复就是身体。没有主的恢复作后盾,我们就没有路实行地方召会。

『我们若 实行地方召会生活,却忽略了身体的观点,我们的地方召会就成了地方宗派。』

若是有人说,他们是在某地的召会,但他们却是一个单独的召会,只有他们自己,而与他人隔绝。那是不对的。事实上,若是没有身体,召会几乎是无法存在的。

『恢复是为着身体,不是为着任何个人,或仅仅为着任何个别的地方召会。』

愿我们都记住这句话:『恢复是为着身体』。这是身体的恢复。所以这个恢复也是为着身体。不是为着你和我,不是为着你的召会或我的召会,而是为着整个身体。

『我们若要作某件事,就必须考虑到身体,主的恢复,会如何反应。所有的难处都是由于缺少看见身体,缺少顾到身体。我们都需要回到真理上,而 实行真理就是顾到身体。』

对真理最高的 实行,就是顾到身体。我们为着身体而顾到真理。一切真理的 实行,不是为着实行的本身,而是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粗体为笔者加示]

(陈实,『在基督身体的感觉里实行召会生活』,水流报,二○○三年,第七卷第六期,一九六至一九七页,中译。)

以上的话给我们看见,陈实弟兄只是忠信的复述李弟兄的负担,说到所有的地方召会,都该藉着顾到主恢复里其他召会的感觉,而实际顾到身体的感觉。

基督身体的两面

论到基督的身体,有其属灵的一面,也有其实行的一面。这两面彼此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从属灵的一面来说,所有的信徒乃是一个身体(林前十二12)。这是关于基督身体一个基要的真理,也是陈实弟兄所明确指出的,他说:『我们知道基督奥秘的身体,包含了所有的信徒,一切在时间和空间里蒙救赎的人…』。

林前十二12: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

另一方面,我们也在主的恢复里,藉着倪弟兄和李弟兄职事的帮助,看见这一个身体乃是在许多地方上显于众地方召会(启一11;徒八1;林前一2)。不受时间与空间限制的宇宙召会,在时间与空间里必须有一个实际的彰显。整本新约的启示,乃是这一个召会实际的彰显在一个地方,一个地方上。自从倪弟兄在1930年代看见这个启示,主恢复中带领的弟兄们就传扬这个真理,照着这个真理兴起召会,不曾懈怠。

启一11: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 2寄给那七个召会:给以弗所、给士每拿、给别迦摩、给推雅推喇、给撒狄、给非拉铁非、给老底嘉。

注2:将本书寄给那七个召会,等于寄给那七城。这清楚显示,早期召会生活的实行,乃是一个城一个召会,一个城只有一个召会。没有一个城有一个以上的召会。这就是地方召会,是以城为单位,不是以街道或区域为单位。地方召会行政的区域,应当包括该召会所在的整个城市,不该大于或小于该城的界限。所有在这界限内的信徒,应当构成该城内惟一的地方召会。

徒八1:就在那日,在耶路撒冷的 1召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地。

注1:这乃是头一处在地方上建立的召会,(见五11注1,)在一个城,就是耶路撒冷城的辖区之内。这是一个在地方上的地方召会,正如主在太十八17所指明的。这不是主在太十六18所启示的宇宙召会,只是宇宙召会,基督身体(弗一22~23)的一部分。新约对这事(在地方上建立召会)的记载是前后一贯的。(十三1,十四23,罗十六1,林前一2,林后八1,加一2,启一4,11。)

林前一2:写信给 2在哥林多神的召会,就是给在基督耶稣里被圣别,蒙召的圣徒,同着所有在各处呼求我们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祂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

注2:召会是由宇宙的神所构成的,却存在于地上的许多地方,哥林多就是其中之一。就性质说,召会在神里面是宇宙性的;但就实行说,召会在一个确定的地方是地方性的。因此,召会有两面:宇宙的,和地方的。缺了宇宙的一面,召会就没有内容;缺了地方的一面,召会就不可能有出现和实行。因此,新约也强调召会地方的一面。(徒八1,十三1,启一11等。)

除了以地方来分之外,在新约里,你就找不出第二个方法,来把教会分成众教会。除了以地方的方法来分之外,再无其他许可的方法,再无其他命定的理由来分了。这是事实,这一个事实,盼望能彀刻在我们心里,就是教会只能因地方来分。(倪柝声文集,第三十册,一○二至一○三页。)

你看,这是个问题。人只看见一面,没有看见另一面。关于召会,圣经中有两个辞:『神的召会』,(林前十32,)和『神的众召会』。(十一16。)召会是一个,还是有许多?神的召会是宇宙的,但神的众召会却是彰显在许多地方的。

召会是基督的彰显,但召会如何能实际的彰显?只有藉着众地方召会,也就是说,藉着在每一地方有一个召会。作为基督的彰显,召会在宇宙的一面乃是独一无二的,但召会乃是彰显在许多的地方召会中。(召会实际的彰显,二一页。)

宇宙召会作为基督的身体,乃是藉着众地方召会彰显出来。众地方召会作为基督一个身体的彰显,在地方上乃是一。若没有众地方召会,就没有宇宙召会的实行和现实。宇宙召会乃实化于众地方召会。对召会宇宙一面的认识,必须完成于对召会地方一面的认识。我们认识并实行地方召会,乃是一大进步。(新约总论第七册—召会,一二三至一二四页。)

我们聚集在召会的立场上,作为基督宇宙身体的地方彰显。基督没有许多的身体。祂只有一个身体,但这一个身体是在许多地方上彰显出来的。地方召会站在一的立场上,乃是基督独一宇宙身体的地方彰显。(在旧造里撒但的混乱以及为着新造的神圣经纶,一四三页。) 

基督奥秘的身体,包括了在所有时间和空间里的信徒。基督的身体在地上,在任一时间点里,包括了所有在各地的信徒。而基督身体实际的彰显,乃是地方召会,就是召会在某时间或某地点的显出。一个真正的地方召会,应该包括当地所有的信徒。然而,在实际上,地方召会是由那些一同站在正确的立场上,作基督独一身体在时间和空间里显出的信徒所组成。因此,基督身体在地上的实际,乃是众地方召会的集大成。

尽管一个身体彰显于众地方召会,然而这些地方召会却不能与其他召会隔绝或彼此独立。反之,我们所实行的地方召会生活,必须以受基督宇宙身体之一的异象所管制。我们若缺乏这个领会,很容易就成了地方宗派。一个地方召会,其存在是源自于宇宙的召会,其存在也是为着建造基督独一的身体。

众地方召会不该有独立的态度,也不该彼此隔离。我们若有独立的态度,就会变成地方宗派,而不是地方召会了。在宇宙中基督只有一个身体。如果每一个地方召会都是基督一个独立的身体,这就是说,基督有许许多多的身体了。无论有多少的地方召会,基督仍然只有一个身体。为这缘故,众地方召会需要联结一起,长成一个宇宙的圣殿。在作根基和房角石的基督里,全房,就是宇宙的召会,联结一起,并在主里渐渐长大。(以弗所书生命读经,八八三至八八四页。)

…不同地方的众地方召会不是仅仅为着一地的彰显,乃是为着基督宇宙的彰显。众召会都彰显基督这同一个人位。地方召会彰显基督,应当是宇宙的,而不仅仅是地方的。如果一个地方的召会只彰显自己的地方,那是可怕的;那使他们成为地方的宗派,地方的分裂。召会是地方召会,但不是彰显『地方的』基督;基督不是地方的基督。神、基督、那灵和圣经都不是地方的。有些人使圣经成为地方的,使神成为地方的,使基督成为地方的,使那灵成为地方的;他们使每件事都成为地方的。这样,他们就成了地方的分裂,地方的宗派。(主恢复中的五个重点,六一页。)

这些真理指出许多与实行召会生活有关的事。例如,(罗十四1,3;十五7),我们必须在交通里,接纳所有的信徒,不管他们对那些次要真理的信仰如何,只要他们持守共同的信仰,不活在罪中(林前十六7;多三10),不传讲异端,不犯奸淫(林前五11;约贰9~10),不制造分裂(罗十六7;多三10),我们就必须接纳他们。据此,我们承认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都在一个身体里同作肢体(弗三6)。

罗十四1: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是为判断所争论的事。

罗十四3:吃的人不可轻视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也1不可审判吃的人,因为神已经接纳他了。

罗十五7:所以你们要彼此接纳,如同1基督接纳你们一样,使荣耀归与神。

林前五2: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岂不应当哀恸,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挪开?

林前五11:但如今我写给你们说,若有人称为弟兄,是1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交往,甚至与他一同吃饭都不可。

林前五13:至于召会外的人,有神审判他们。你们要1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挪开。

约贰9~10:[9] 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留于其中的,就没有神;留于这教训中的,这人就有父又有子。[10] 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1传讲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对他说,愿你喜乐。

罗十六7:问我亲属与我一同坐监的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他们是使徒中著名的,且比我先在基督里。

多三10: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

弗三6: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个身体,并同为应许的分享者。

我们乃要照着神的接纳,不比神狭窄,而证示并维持基督身体的一,并照着神的儿子接纳人,照着神,而不是照着道理或作法接纳,使基督身体上的交通,能得保持在绝对的平顺中,没有偏差、不和谐的光景,使荣耀归与神;(罗十四3,十五7;)(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七二至七三页。)

这个立场不是狭隘并排外,而是宽大且包容的。不是菁英制的,而是普及的。惟有藉此,基督身体宇宙的一才能得以实行。

当我们说这不对,并且说我们都必须是一,其他人就说我们狭窄并排外。然而在这些年间,已经证明谁狭窄并排外。在地方上的召会并不狭窄,乃是包括了那地方所有的信徒。你惟一能说正当立场上的召会是狭窄的一件事,就是这召会不能接受任何分裂的事。各种基督徒只要是得救的,我们都接纳。我们接受那些洒水的,也接受那些浸入水里的。说我们是狭窄的那些人,能这样接纳么? 

狭窄并排外的意思是什么?大部分的人这样说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们的意思是什么。狭窄的意思是不尊重一的正当立场。如果我们在正当的立场上,就绝不会狭窄,因为一的立场向所有主的子民是共同一致的。(召会实际的彰显,九六页。)

有些人说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人狭窄;其实,我们愿意接纳各种不同的基督徒。我们接纳实行浸到水里的,也接纳实行洒水的。到底是谁狭窄—是主恢复里的人,还是那些只接纳在道理或作法上达到某些要求的人?

主能为我们作见证,我们在实行召会生活上,始终是宽大的,接纳各种不同的信徒。例如,我们既不阻止信徒说方言,也不坚持说方言。虽然如此,别人还是指摘我们狭窄。事实上,狭窄的是那些在宗派里的人,因为他们不接纳各种不同的基督徒。(罗马书生命读经,七三O至七三一,七三二页。)

这个惟一的一应当是我们被建造的立场。我们不该结党,不该排外;我们必须包罗一切,向所有亲爱的圣徒敞开,并且宝爱他们。只要他们是基督徒,他们就是我们的弟兄。我们的弟兄分散在许多宗派里。虽然如此,我们还是爱他们。(圣经中的基本启示,八五页。)

我们站在地方召会的立场上,作基督宇宙身体在时间和空间里的显出,也说明地方召会是身体的一部份,没有一个地方召会能脱离其他地方召会而单独存在。所有的地方召会,都应该和其他真正的地方召会,保持敞开的交通。没有所谓封闭、地方、或是区域性的一,因为一地的一,或是一个区域的一,都是根据那灵的一(弗四3),作为基督宇宙身体一的元素(弗四4;林前十二12)。因此,在一个区域,或是由一个工人所兴起的召会,都必须与全地其他的召会有完全的交通,否则就失去了有分于基督身体交通的实际。仅仅与特定的召会有交通,乃是宗派。

弗四3~4:[3]以和平的联索,竭力保守那灵的一:[4]一个身体和一位灵,正如你们蒙召,也是在一个盼望中蒙召的。

林前十二12: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身体上一切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

按照基督身体的真理,基督的身体在宇宙一面乃是一。因这缘故,各地方召会不该彼此隔离。隔离就违背基督身体是一的真理。因为每一地方召会都是宇宙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没有一个地方召会该与其他的召会隔离。在今天现代通讯与交通工具能快速在全球传播消息与资讯的情形下,更是如此。今天在洛杉矶释放一篇生命的信息,数小时内,几十个地方都知道了。一个召会想独立,这真是何等的错误!基督的身体正在接受一种不断的传输。倘若我们将自己与其他的召会隔离,我们就把自己从基督身体里的传输和生命的循环切断了。这样的事违反基督身体的律。虽然我们必须避免组织,但我们却需要在宇宙一面被建造成为一个身体。(以弗所书生命读经,八九二页。)

所有的地方召会,乃是基督在宇宙中独一的身体。(弗四4。)每一个地方召会,都是这宇宙身体的一部分,是这独一身体在地方上的显出。这一个宇宙召会,这一个身体,包括所有的地方召会。可能有成千上万的地方召会,但合在一起却构成一个宇宙召会。宇宙召会是基督独一的身体,所有的地方召会不过是这一个身体在地方上的彰显。 

我们要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就是众地方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在地方上的显出。(林前十二27,弗二22。)身体只有一个,却有许多显出。就宇宙一面说,众召会乃是一个身体;就地方一面说,每一个地方召会都是这宇宙身体在地方上的显出。因此,地方召会不是身体,只是身体的一部分,身体的一个显出。(新约总论第七册—召会,一三一页。)

不仅如此,这也说明了地方召会若要在基督身体的实际里,就应该顾到身体的感觉,也就是全地其他召会的感觉。

实际认识身体感觉的路

陈实弟兄的话是在这个感觉里说的,也该在这个感觉里体会。他的重点(也是李弟兄的重点)乃是,一地的召会要实际认识身体感觉的路,乃是向着其他地方召会的感觉有交通并敞开。我们必须自问:除此之外,地方召会里的圣徒,还有其他实际的路,能够认识身体的感觉么?难道我们该去请教公会?请教罗马天主教?请教大公会议么?关于实际认识身体感觉的路,若是倪弟兄、李弟兄和陈实弟兄所说的不正确,那什么才是正确的路呢?这些异议的弟兄们没有说到这些,因为他们没有兴趣从积极一面来解释,如何认识身体的感觉。他们惟一的兴趣就是诋毁同工们。他们说不出其他的路,因为并没有其他的路,实际顾到一个身体的真理,实际顾到召会的地位,就是站在地方立场上,作为一个身体实际的彰显。

我们承认许多弟兄姊妹,虽然分散在基督教的各宗派之中,却仍是基督宇宙身体上的肢体;我们也接纳他们在一个身体里同作肢体(弗三6)。不仅如此,我们也宣告,主兴起他的恢复,照着圣经中一城一会的样式实行身体生活,彰显并建造这独一的身体。故此,我们不过一个向其他召会独立的地方召会生活,也不任意走自己的路;而是在基督生机的身体里,实行我们的地方召会生活。实际来说,这完全在于我们尽力与全地众地方召会有完全的交通;并且顾到我们所作的,对他们会有什么影响,而他们对我们所作的,又会有什么感觉。

弗三6: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个身体,并同为应许的分享者。

倪弟兄在他职事的早期看见这事:

…你不能单独行动。如果你所在的那地方的教会所作的,是别的地方的教会所看为不当作的,你就不能单顾到你们当地几个人的看法而去作。因为这样作,是不分辨基督的身体。如果我们个人所作的,不能代表在上海的弟兄们去作,也就不该作。如果有一件事,不能经过全体的教会同心的通过就去行的,就不是身体的行为。这乃是单独的行为。圣经中只有身体的行为,没有单独的行为。(倪柝声文集,第二二册,六三页。)

…礼拜六晚上是说,什么是身体的生活,每个聚会和其他聚会的关系,神不会对一个聚会说这件事不该作,对另一个聚会说该这样作。神如何领导一个聚会,也照样领导其他的聚会。我们也已经看见,外邦的教会,该效法在犹太的众教会。我们也看见,神的定规是,神的众教会,没有一个该单独行动的,都该注意身体上的行动,该追求彼此的和睦。(倪柝声文集,第二二册,一二四至一二五页。) 

李弟兄在交通到八○年代的难处时,也再次强调一个地方召会,必须顾到与作为基督宇宙身体代表之其他召会的关系的重要性:

我不在意你在所在的地方接受什么负担作工,也不关心你所作的是对是错,我却关心你的那种作法可能是分裂的。你可以有权作一些事,但这些事身体吞不下去,反而要把它吐出来。那时你会吃到苦头。这是相当严肃的事。我们必须晓得,我们不是在作一种基督教的工作。我们是有负担执行主的恢复,为着祂独一的身体,背负祂独一的见证。 

无论你作什么,都请你这样的来考虑情况。你所作的也许比别人作的都好。即便如此,你也必须考虑这会如何影响身体。这会被身体接受么?我们不是政党,甚至不是属地的团体。我们没有武器,我们也无须争战,但在主的身体里,祂的灵至为重要。不要忘了我刚才向你们所叙述的例子。作的人要自食其果。我们必须关心身体,尊荣身体,顾到主独一的见证。(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三五至三六页。) 

因着我们不认识身体,风波一个接一个发生。对我们这种疾病惟一的救治,就是对身体的看见。关于基督的身体,倪弟兄教导说凡我们所作的,我们必须考虑众召会有什么感觉。我们要作一件事时,不可忘记我们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这身体不仅是一个地方召会。地方召会不是一个『地方身体』;若是这样,就变成地方宗派了。身体乃是基督的身体,由三一神同这地上所有的信徒,同所有地方召会所构成。(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二六页。) 

朱韬枢在一九八九年,写给一些在安那翰召会引起难处之弟兄们的信里,强烈的支持这个想法:

其次,我们要站在身体一的立场上,就必须对整个身体有感觉,而非仅仅顾到我们所在的召会。我们的一不仅与我们所在之地有关,如你们在说『地方上的一的立场』时所指的;这一乃是基督身体的一,彰显于全地众地方召会。若是我们真的对身体有感觉,就不会在地方召会里,作任何会伤害整个身体的事。换言之, 我们应当顾到身体的感觉,我们也该考虑我们在一地召会的举动,是否会影响其他的召会。(译自『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八日致安那翰召会聚会中说话者的公开信』,Francis Ball, Titus Chu, Les Cites, Eugene C. Gruhler, Joel W. Kennon, David Lutz, Benson Phillips, and James Reetzke, Sr.等人,于一九八九年四月十日共同签署,三至四页。)[粗体为笔者加示]

该信的结语是:

请彻底对付这事,与你们服事主的身分相称, 不仅顾到你自己的感觉,也顾到身体的感觉。 (三○至三一页。)[粗体为笔者加示]

『越过所写的』 1 

这篇网路异议文章的作者,不仅扭曲李弟兄的话,更大胆的加以变造,以符合他个人的说法。李弟兄说:『没有身体作后盾,没有主的恢复作后盾,我们就没有路实行地方召会』。这位异议的弟兄宣称,陈实对李弟兄这段话的解释,是根据一个暗示性的假设,将『没有身体作后盾』和『没有主的恢复作后盾』视作同位语。然后这位异议者表示:

我们认为,这两个片语也可以被合理的假设成非同位语。若是如此,李弟兄的话里,就包含了两个不同的片语:『没有[1]身体作后盾,[和]没有[2]主的恢复作后盾,我们就没有路实行地方召会。』[粗体为该异议弟兄加示](中译。)

实在没有必要作任何的假设。我们所要作的,只是忠信的读李弟兄的话。若从严谨的语言学定义来看,『没有身体作后盾』和『没有主的恢复作后盾』这个片语,并不是『同位语』。『韦氏第三版新国际英语词典』将『同位语』定义为:

由指向同一个人或同一件事的两个通常是相邻的名词,或名词等语,在句型结构上向全句具对等关系,彼此却无对应介系词加以连接的一个语法结构。(一○五页,中译。)

根据此一定义,『没有身体作后盾』与『没有主的恢复作后盾』,并不是『同位语』,因为它们既不是名词,也不是名词等语。它们乃是并列的两个介词片语。我们也该以此作为我们领会的根据。在这个句型结构里,有时第二个介词片语,可被视为同一或等同于第一个介词片语。在这情形之下,并列结构与同位语具相同的效力,因为这两个名词是在同样的对应关系上,说明同一件事。另一种解释二者关系的方法是,第二个片语乃是第一个片语的说明,为第一个片语提供进一步的陈明或应用。若是以此来解释李弟兄的话,『没有主的恢复作后盾』,就成了『没有身体作后盾』的实际应用。然而,异议弟兄并不能因此在其中加入『和』这个连接词。严格说来,他的话除了符合那句『我们认为』,以及他们所谓『合理的假设』外,没有任何文法上的根据。

更重要的是,这位异议弟兄完全忽略该文稍后,陈实弟兄所读之信息里的另一个同位语:

…我们若要作某件事,就必须考虑 身体,主的恢复,会如何反应。(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三五页。)[粗体为笔者加示]

这句话里的『身体,主的恢复』,符合了同位语的各面定义。这位异议作者为何不把这个例子纳入他的『分析』?是不是因为『身体』和『主的恢复』这两个同位语太过鲜明?

陈实弟兄所引的部分,并不是李弟兄信息里,惟一将主恢复里的召会和身体视作同位语的一段话。

请记得,你们在这地上不是惟一的地方召会。召会之间的距离算不得什么,尤其是我们生活在有现代化交通工具的时代。拨一通电话,就能构到全地上任何一个召会。 凡你们那里所作的,都是主恢复的一部分。我们必须顾到 众召会,就是身体。我们必须问自己:『身体能接受这事么?身体能对我们说阿们么?』(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三三页。) [粗体为笔者加示]

这里的『众召会,就是身体』(原文为the churches, the Body),是另一则完全符合同位语定义的实例。这段话清楚说明,实际认识身体感觉的路,乃是藉着与众召会有交通,并且顾到其他召会的感觉。

这位异议弟兄若不是对『圣经和倪、李两位弟兄在关乎身体和主的恢复之教训』无知至极,就是蓄意偏离此教训。倪弟兄与李弟兄根据新约,分别教导地方召会是身体实际的彰显:

普遍教会的内容和地方教会的内容并没有分别,不过地方教会是普遍教会的雏形而已。保罗说哥林多信徒是基督的身体,(林前十二27,)这就是说,地方教会代表基督的身体。地方教会应当代表普遍教会。(倪柝声文集,第四三册,五九页。)

作为基督身体的宇宙召会,需要得着彰显。如果我们谈论召会,却没有召会的彰显,那我们的谈论就完全是理论,而不实际。召会要成为真实并实际的,就需要众地方召会。你若没有众地方召会,就没有召会。你若没有地方召会,就不可能有宇宙召会,因为宇宙召会是由众地方召会所组成的。(新约总论—第七册召会,一二四页。) 

李弟兄多次将地方召会,明确等同于基督的身体。以下略举一例:

.…你也许认为,你的地方召会与其他召会无关,也不应该与其他召会有联系。这样的想法使你的地方召会被隔绝,不再是基督身体的一部份。在整个宇宙中,只有一个身体。虽有上千处的地方召会,却仍是一个身体。所有的地方召会乃是一个宇宙的召会,一个基督的身体。(译自『对长老职分,工作区域,和基督身体的再思』,中文尚未出书。)

李弟兄在『新约总论』的一篇信息里,用以下这段话,作为讲论『众召会之间的交通是一件非常关键的事』的介言:

当我们来看众召会之间的交通时,我们需要领悟,众召会乃是基督的身体。召会虽多,仍是一个身体。(新约总论第七册,召会,一五七页。) 

李弟兄也指出,在实行上,与身体是一,就是与身体里其他的众召会是一。

但是地方召会不该独立自治,因为地方召会都是经过过程并分赐之三一神独一、惟一的生机体。如果在安那翰的召会宣告她是地方召会,而独立于别的召会,不顾到别的召会,安那翰召会就立即成了地方宗派。地方召会必须与身体里其他的众召会是一。(照着神命定之路召会生活的实行,四八页。)

李弟兄和陈实弟兄在论到主恢复里的众召会,是基督身体的实际时,有一个基本的点,就是所有主恢复里的众召会,都应当藉由顾到主恢复里其他众召会的感觉,而顾到身体的感觉。这种领会和在过去八十年来,主恢复里的教训和实行,是一致的。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异议的弟兄竟然认为,他有权利篡改李弟兄的话,以吻合他自己的观念,并藉此攻击同工们。

即便有人接受异议者错谬的假设,认为李弟兄的话里,应该加入『和』这个连接词;结果仍是:李弟兄教导,每一个地方召会都应视其为身体的一部份,以及作任何事都应有『主的恢复作后盾』。李弟兄的职事从未讲说地方召会应以『分裂的基督教作后盾』,也从未认可任何地方召会单独的活动。相反的,李弟兄的话一贯的清楚指明,每一个地方召会都必须藉由顾到主恢复里其他召会的感觉,而顾到身体的感觉。

朱韬枢和这位网路文章的作者,为何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去破坏这道保护众召会的防线呢?圣徒们不该受欺骗的认为,他们是出自于对真理的关心。这些异议者只是企图混淆李弟兄的话,来规避话里的要义。他们知道,他们所在区域的众召会,在一些人(包括这两位)的影响下,作出许多令整个召会和全地同工所不能认同的实行。因此他们企图避开,李弟兄关于顾到其他召会感觉的嘱咐,也是陈实弟兄的明确负担。

这篇网路文章指控陈实讲说『恢复等同于身体』,乃是菁英主义;却对陈实弟兄的明白讲述:『基督奥秘的身体,包含了所有的信徒,一切在时间和空间里蒙救赎的人』,以及这段话是为着实际认识身体的感觉,视若无睹。事实上,认为一个地方召会不需要尊重显于其他地方召会的身体,或是那些在主职事里代表主领头之人的感觉,才是菁英主义和排外。这与新约里使徒的教训,也就是我们从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职事所看见的相违背。

『人的欺骗手法』

这篇异议文章作者在处理李弟兄信息上的不诚实,正是保罗在以弗所书四章十四节所指的『人的欺骗手法』。

弗四14: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为 2波浪漂来漂去,并为一切 3教训之风所摇荡,这教训是在于人的 4欺骗手法,在于将人引入 5错谬 6系统的诡诈作为。

注2:不同的教训、(提前一3~4、)道理、观念、和意见之风所吹起的波浪,都是从撒但差来的,要诱惑信徒,将他们从基督与召会带开。这些是在基督里的小孩子所难以分辨的。要逃避这些风所吹起的波浪,惟一的路就是在生命里长大,而生命长大安全的路,乃是留在正确的召会生活中,以基督和召会为保护。

注3:任何使信徒受打岔离开基督与召会的教训,即使是合乎圣经的,都是将他们从神的中心定旨带开的风。

注4:原文指掷骰子之人的欺骗手法。诡诈作为也指赌博者的把戏。教训之风是把信徒吹离基督与召会。此乃撒但以其狡诈,利用人的欺骗手法和诡诈作为,所鼓动的骗言,为要阻挠神建造基督身体的永远定旨。

注5:欺骗手法是属人的,错谬系统是属撒但的,与那恶者所设计欺诈的教训有关,使圣徒从基督与召会生活岔开。

结语

这些异议文章的作者,有一个一贯的行为模式。他们先在尽职弟兄们的信息里,找一些可以断章取义的点加以扭曲,然后再与他所制造出来的假想敌进行辩论,使读者的注意力,从弟兄们交通的实际重点里被岔离,藉此暗中破坏主藉着职事所释放的负担。而朱韬枢竟为这些扭曲的言论背书,对主恢复里的圣徒而言,该是一个警讯。我们盼望在主恢复里的圣徒,不要为这种教训之风所摇荡,因为这些乃是出自人的欺骗手法之诡诈作为;而积极的在各地进入召会生活,顾到今天在全地作为基督身体实际彰显的众地方召会,并有交通。


附注:

1这个出自林前四章六节的片语:『越过所写的』,实际上是指保罗在前几章里,写给哥林多信徒的话。我们无意将我们弟兄的话,与圣经相题并论。我们只是照着这位异议作者的例子,将此发表用在他藉着扭曲李弟兄的话,而得出圣经之外的教训一事上。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