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特殊情形』或『特殊个人』? 1

『分析和回应』一文藉着质问:『李弟兄所说的「一个出版」,是建立一个永远的「一般原则」,或只是一个「暂时权宜」?换句话说,它是一个『特殊情形』或者『特殊个人』的交通?』乘读者不察,撒下怀疑的种子。『分析和回应』声称 2 ,李弟兄关于『一个出版』的交通,仅适用于一九八六年福音化台湾的行动,随着李弟兄的离世,这个交通就不再适用。它进一步断言,现在在主的恢复里,没有人够资格『吹同样的号声』,也没有任何正在进行中的『军事战役』,需要一支由圣徒构成的『属天的军队』,在同心合意里事奉。

这样的推理乃是出于黑暗的心思。『分析和回应』的作者无视于以下几点:

一、 召会与神仇敌持续的争战

二、 职事在争战中的领导地位;以及

三、 今日争战的专特项目

我们若认识在召会和职事,在属灵争战中的不同地位,以及当前争战的专特项目,就会明白李弟兄的交通,既不是『 特殊情形』,也不是『 特殊个人』的交通;并且有能力分辨现今 谁能像李弟兄一样,『吹同样的号声』

召会与神的仇敌持续的争战

根据圣经,神的召会乃是处于一种不断与神仇敌争战的状态之中。这场争战是宇宙性的,一直持续到主的再来。从创世记一章到启示录二十章,圣经记载了神与祂仇敌撒但的争战,详列如下:

  1. 当神给人管治权时,祂的目的是要人对付撒但的背叛,和其对地的篡窃(创一26,28)。

    创一26,28:[26]神说,我们要按着我们的形像,照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 5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爬物。…[28]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繁衍增多,遍满地面,并 1制伏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26节注5:神创造了一个团体人,不仅有祂的形像以彰显祂,也藉着运用祂的管治权管理万有以代表祂。神给人管治权,目的是:(一)征服神的仇敌,那背叛神的撒但;(二)恢复被撒但所篡窃的地;以及(三)运用神管理地的权柄,使神的国得以临到地上,神的旨意得以行在地上,神的荣耀得以显在地上。(太六10,13下。)

    28节注1:这里的制伏含示,神在地上与祂的仇敌撒但之间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争战,谁赢得地,谁就得胜。神造人是要人为神制伏、征服并恢复地。

  2. 从神呼召以色列人出埃及开始,在新约中豫表以色列国的召会,其历史乃是一部战争史(出十五3;十七16;申九3)。他们为着据有美地,并为着建立神的国而争战。

    出十五3:耶和华是战士;祂的名是耶和华。

    出十七16:又说,因为有手敌挡耶和华的宝座;耶和华必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

    申九3:你今日当知道,耶和华你的神是烈火,在你前面过去,要灭绝他们,将他们制伏在你面前,好使你照耶和华所说的,赶出他们,将他们速速消灭。

  3. 主的来临是要与祂的仇敌争战,建立祂的国度。(太十34)。

    太十34:不要以为我来,是给地上带来和平;我 1来并不是带来和平,乃是带来刀剑。

    注1:全地都在撒但的霸占之下。(约壹五19。)属天的王来呼召一些人脱离撒但的霸占,这必然引起撒但的反对。撒但煽动在他霸占之下的人,与属天之王所呼召的人争战。因此,祂来不是带来和平,乃是带来刀剑。

  4. 在新约时代的开始,主将祂的福音服事,比喻为洗劫祂的仇敌(可三27)。

    可三27:没有人能进壮者家里,洗劫他的家具,除非先 2捆绑那壮者,才能洗劫他的家。

    注2:这指明奴仆救主从事福音的服事,就是捆绑那壮者撒但。福音的服事乃是一场摧毁撒但及其黑暗国度的争战。

  5. 当主耶稣第一次启示召会时,祂告诉门徒,召会(神的国)和阴间的门(撒但的国)之间有争战(太十六18)。

    太十六18: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召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6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

    注6:阴间的门乃是指撒但黑暗的权势或能力。(西一13,徒二六18。)基督要在这关于祂自己启示的磐石上,并以彼得这样经过变化的人为石头,建造真正的召会,这样的召会是阴间的门不能胜过的。主这话也指明,撒但黑暗的权势要攻击召会;因此,召会(神的国)和撒但的权势(撒但的国),二者之间进行着属灵的争战。

  6. 使徒保罗和彼得嘱咐信徒,要有分于属灵的争战(罗十三12;弗六11~13;彼前四1;彼前五8~9上)。

    罗十三12: 1黑夜已深,白昼将近,所以我们当脱去黑暗的行为,穿上光的兵器。

    注1:现今的世代是黑夜,主耶稣回来时是黎明,将来的世代,就是国度时代,是白昼。

    弗六11~13:[11] 1要穿戴神全副的军装,使你们能以站住,抵挡魔鬼的诡计,[12]因我们并不是与血肉之人摔跤,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黑暗世界的、以及诸天界里那邪恶的属灵势力摔跤。[13]所以要拿起神全副的军装,使你们在邪恶的日子能以抵挡,并且作成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11节注1:前五章在多方面描绘召会如何在积极一面成就神永远的定旨。这里可以看见召会在消极一面是战士,击败神的仇敌─魔鬼。要作这事,我们需要穿戴神全副的军装。“要穿戴”是个命令。神为我们豫备了军装,但祂不替我们穿戴,必须我们自己穿戴,运用我们的意志与祂合作。

    彼前四1:基督既在肉身受过苦,你们也当用同样的心思 3武装自己,(因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与罪断绝了)。

    注3:这指明基督徒的生活乃是争战的生活。

    彼前五8~9上:[8]务要 1谨守、儆醒。你们的对头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9]你们要 1抵挡他,要在信上坚固…。

    8节注1:谨守就是有清明、谨慎、自制的心思,使我们晓得神管教我们的目的,以及仇敌要毁坏我们的诡计,特别如本章所启示的…。

    9节注1:不是反抗,也不是苦斗,乃是在吼叫的魔鬼面前,在我们信的根基上站稳如磐石。

  7. 使徒约翰所写男孩子(作为妇人较刚强的部分)与神仇敌的战争(启十二2,7)。

    启十二2:她 1怀了孕,忍受产难,疼痛要生,就呼叫。

    注1:这里所怀的孕是个男孩子,(5节,)象征神子民中较刚强的部分。历代以来,神子民中总有些较刚强的人。在圣经里这些人被视为一个集体单位,为神争战,将神的国带到地上。

    启十二7:天上起了 1争战,米迦勒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和它的使者也争战。

    注1:男孩子被提到天上以后,米迦勒和他的使者就开始与撒但争战。这指明男孩子,就是神子民中较刚强的部分,总是从事与神仇敌撒但的争战。他们在地上不断与撒但争战,如今天上正等待他们到达那里,好进行争战,把撒但从天上摔下去。

  8. 这世代要终结于基督与祂得胜的军队同来,毁灭敌基督和他的军队(但二34;启十九11,19),带进千年国。

    但二34:你观看,见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 1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

    注1:…当基督这砸人的石头来临时,祂不是单独的来,乃是同着祂的得胜者(祂的新妇,祂的扩增)作为祂的军队而来。(约三29~30,启十七14,十九7~8,11,14。)在召会时代,就是奥秘时代,基督正在建造召会作祂的新妇。(弗五25~29)。基督降临地上以前,将有一次婚礼,祂要迎娶得胜者,(启十九7~9),就是那些多年与神的仇敌争战,且已经胜过那恶者的人。(参启十二11。)婚礼之后,祂这作丈夫的要与祂新娶的新妇同来,毁灭敌基督;这敌基督同他的军队将要直接与神争战。(启十七14,十九19。)

    启十九11:我看见天开了,并且看哪,有一匹白马, 1骑在马上的,称为忠信真实,祂审判、争战都凭着公义。

    注1:在婚筵之后,基督要以作战将军的身分,带着祂的新妇,就是被请赴婚筵的得胜信徒,作祂的军队,前来与敌基督和他以下的诸王,并他们的众军,在哈米吉顿争战。

    启十九19: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拢,要与骑白马的并祂的军兵争战。

N几乎所有新约里的教训,都有这两个组成的元素,就是有神的形像,在基督里藉着那灵彰显神;以及有权柄,争战并对付神的仇敌。这是神永远计画的两大成分,也是圣经,特别是新约中,全部教训的两大项目。(实行召会生活的基本原则,七四页。)

神盼望再取得地。地已变成一个有决定性的地方,撒但想要持有地,神也想要得回地。争战遍及全地。谁取得地,谁就是胜利者。撒但若能将地保持在他的手下,他就得到胜利。神若能再取得地,祂就要得到胜利。主耶稣尚未再来,因为地仍旧这样被撒但霸占。这就是为甚么神需要召会。召会必须争战,再取得地,即使不是全地,至少有一些踏脚石,一些前哨,给主耶稣踏在其上。地是有决定性的。(创世记生命读经,一○二页。)

新约告诉我们,神委派了祂的子民去对抗撒但的国。祂已经派定他们从事属灵争战的责任。以色列人与迦南人争战的历史,是今天我们与堕落天使并鬼之间那埸战争的豫表,图画。(民数记生命读经,二七八页。)

为着建立诸天的国,在诸天的国和世界的国之间必定有对抗,这两国不能共存。因着属天的王正在地上建立祂的国,这两国之间的争战就不能避免。(马太福音生命读经,四一八页。)

因此,召会乃是神与祂的仇敌争战的重要凭藉。在网路上公然宣称今天没有争战,是使召会放弃神所托付的地位和责任。召会若听从这种可怕的吹号,就会门户大开,让阴间的门得胜。宣称没有争战,乃是在撒但的工作下,被麻木的症状。召会面对死亡和黑暗的侵犯,确实需要藉着主的职事,有确定的吹号。

职事在争战中的领导地位

在属灵的争战里,职事有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吹号叫军队打仗。在旧约里,吹号是为了叫军队打仗(民十9;士七18;代下十三14~15;尼四20)。在新约中,职事乃是一种生活与事奉,带头与神的仇敌争战(林后六7;提后二3)。保罗在行传二十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对以弗所的长老们说,他在众人的血上是清洁的,因为关于神的旨意,他并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他们的。其根据乃是主对以西结的嘱咐,主要以西结作守望的人,警戒祂的子民转离错谬的路(结三17~19),并且吹角警戒人民仇敌的攻击(结三三1~6)。保罗将吹号的例子,应用在宣扬神全般的旨意,以执行新约的职事上;特别在对召会中领头之人的警戒和教导上。如李弟兄所说,自从主在中国兴起倪弟兄开始,主在祂恢复中的行动,乃是藉着职事,特别是文字工作来吹号。

民十9:你们在自己的地,与欺压你们的敌人打仗,就要用号吹出大声,使你们在耶和华你们的神面前得蒙记念,也蒙拯救脱离仇敌。

士七18:我和一切跟随我的人吹角的时候,你们也要在全营的四围吹角,喊叫说,耶和华和基甸的刀!

代下十三14~15:[14]犹大人回头,见前后受敌,就呼求耶和华,祭司也吹号。[15]于是犹大人呐喊;犹大人呐喊的时候,神就在亚比雅与犹大人面前,击败耶罗波安和以色列众人。

尼四20:你们听见角声在那里,就要聚集到我们那里去。我们的神必为我们争战。

林后六7:以真实的话、以神的大能,藉着在右在左 2义的兵器,

注2:这指明使徒为着他们的职事而有的生活,乃是在争战中为着神的国争战的生活。义的兵器是用以争战,使我们照着神的义,(太六33,五6,10,20,)与神与人都是对的。

提后二3: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 1兵。

注1:使徒认为他们的职事乃是为着基督的争战,正如民四23、30、35,把祭司的事奉看作服役,争战。

徒二十26~27:[26]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见证,我在众人的血上是洁净的。[27]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你们。

结三17~19:[17]人子阿,我立了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18]我何时指着恶人说,你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劝戒恶人,使他离开恶行,得以存活,那恶人必因自己的罪孽而死,我却要从你手中追讨流他血的罪。[19]倘若你警戒恶人,他仍不转离自己的恶,也不离开恶行,他必因自己的罪孽而死,你却救了自己的性命。

结三三1~6:[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2]人子阿,你要告诉本族的子民说,我若使刀剑临到那一地,那一地的民从他们中间选取一人,立他为守望的,[3]他见刀剑临到那地,就吹角警戒人民,[4]凡听见角声不受警戒的,刀剑若来除灭了他,流他血的罪就必归到他自己的头上。[5]他听见角声,不受警戒,流他血的罪必归到他自己的身上;他若受警戒,便是救了自己的性命。[6]倘若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却不吹角,以致人民未受警戒,刀剑来除灭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他虽然因自己的罪孽被除灭,我却要从守望的人手中追讨流他血的罪。

民数记这里的号声称为警号,因为在神看来,以色列人一直都在争战中。他们随时都能听到争战的号声。他们行动的时候,是以争战的方式行动的。这表征我们基督徒的行事,我们的行动,乃是争战的行动。然而我们时常忽略这点,结果便是受苦。在某些行动上,我们受了很多苦,因为没有意识到我们是在争战之中。我们总是在争战之中,所以我们该一直在警号之下。(民数记生命读经,一三二至一三三页。) 

贰 精兵

提后二章三节,保罗说,『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使徒认为他们的职事乃是为着基督的争战,正如民数记四章二十三、三十、三十五节,把祭司的事奉看作服役,争战。每当我们将基督供应别人时,就会发觉自己是在争战。因此,我们不仅是将美好的托付交托别人的教师,也是为着神的权益争战的精兵。

提后二章四节说,『凡当兵的,不让今生的事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入伍的人喜悦。』这里的今生,原文指今世肉身的生命。我们要为着主在地上的权益打那美好的仗,(四7,)必须脱去一切属地的缠累。我们竭力将基督供应别人时,我们物质、肉身的生命不该缠累我们。这职事是争战,而争战要求我们免于缠累。一面,祭司的事奉是对神的服事;另一面,是对神仇敌的争战。祭司抬见证的柜时,他们必须豫备好与可能攻击这见证的人争战。(提后生命读经,二七至二八页。)

我所期望的是全球众召会从这职事得着帮助,藉着同样的路往前,使我们有士气、冲击力,为着主的恢复打刚强的仗。我有充分的确信,这是主在这时代中所需要的,好把祂带回来;这就是为甚么我看见有一些不同的东西进入主的恢复,就十分关切的原因;那会是真正的破坏,我不喜欢听见别人高举我,但我要看见你们得着真正的帮助,且不被任何事所打岔。(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八五至八六页。)

神不会差遣许多吹号的人在军队征战的时候吹不同的号声。(林前十四8,民十9,士七18。)这会造成混乱。神是更有智慧的,祂只会兴起一个吹号者,发出一个呼召,吹出一个声音,使祂的子民在地上可以迈步前进。(译自『耶稣的见证』,中文尚未出书。)

我们只有一种出版,一切都是经过倪弟兄的福音书房出版的,因为出版其实就是吹号。(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一七一页。)

今日争战的专特项目

说今天没有『正在进行中』的『军事战役』,乃是瞎眼的。主恢复的每一方面,都是与神仇敌的争斗,为着建造基督身体,产生得胜者,并终结这个世代。这个争斗包括了:恢复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和一切,恢复身体上所有的肢体尽功用,以及信徒中间实际的一;进入高峰真理,神人生活,以及牧养的实行;实行神命定的路聚会并事奉,活力排的召会生活;繁增基督,以及将国度的福音传遍整个居人之地。

李弟兄从来没有说这个争斗会随着他的离世而终止。相反地,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他说:

现在我有强烈的感觉,神的仇敌只要作一件事,就是毁坏这个工作;这个工作首要是建造基督的身体。然后这个身体成为凭藉,为要成就一些事,以产生新耶路撒冷。在这里有神与撒但之间的争斗。到底谁会达成目标?我正处在这争斗之中。今天在地上没有一个基督徒知道甚么是建造基督的身体,但我们得了秘诀。然而我不知道主还要留我在这争斗之中多久,但我知道你们一同有分于这争斗,关系极大。惟有这件事能带进神心意中所要得着的那个东西。(李弟兄于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交通的话)

这个职事的争战,有一个专特的方面,就是与不同的教训争战(提前一3~4,18),包括攻倒各样理论,和阻挡人认识神而立起的高寨(林后十4~5);这些乃是撒但对于在正当的一并同心合意里,建造基督的身体,以完成神的经纶,而有的拦阻。

提前一3~4:[3]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4]也不可注意虚构无稽之事,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引起辩论,对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并无助益。

提前一18:孩子提摩太,我照从前指着你所说的豫言,将这嘱咐交托你,叫你凭这些豫言,可以 3打那美好的仗,

注3:打那美好的仗就是与异议者不同的教训打仗,并照着使徒关乎恩典和永远生命之福音的职事,完成神的经纶,(4,)叫可称颂的神得着荣耀。(11~16。)

林后十4~5:[4]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倒坚固的营垒,[5]将 1理论和各样阻挡人认识神而立起的 2高寨,都攻倒了,又将各样的 1思想掳来,使它顺从基督,

5节注1:理论和思想是在心思里,也属于心思。这些乃是神的对头撒但,在悖逆神的人心思里坚固的营垒。这些理论必须藉着属灵的争战攻倒,各样的思想也必须掳来,使其顺从基督。

5节注2:指在堕落的头脑里,阻挡人认识神的高傲之事。这些事也必须用属灵的兵器攻倒,使其不再阻挡人认识神。 

新约中为着神建造的争战

…(在保罗写提摩太后书的时候)召会变得荒凉,甚至离弃了保罗。但是保罗并没有失望。他嘱咐提摩太要『打那美好的仗』,(提前一18,)就是与异议者不同的教训打仗,并照着使徒关乎恩典和永远生命之福音的职事,完成神的经纶,(4,)叫可称颂的神得着荣耀。(11~16。)

当时最大的问题,乃是异议者不同的教训。这个问题为召会带来极大的亏损。保罗告诉提摩太,要留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3。)提摩太这样作,就是打那美好的仗。因此,打那美好的仗,不是斗拳或踢腿;乃是在消极一面,击败并摧毁不同的教训之风,并在积极一面,执行神的经纶。保罗清楚指明,仅仅不去教导不同的事是不彀的,还必须讲说神的经纶。今天我们面临着同样的争战。因此,打那美好的仗,抵挡召会的败落,并完成神的经纶,就是要照着使徒的职事,传讲关乎恩典和永远生命的福音。(译自『神经纶中当前的实行』,中文尚未出书。)

李弟兄的交通只是一个『特殊情形』的交通吗?

在这个背景之下,我们来考量『分析和回应』中,关于李弟兄呼召主恢复中的众同工,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只是一个『特殊情形』的说法。没有人读过李弟兄的见证,就是 他放弃在华北的职事,投入主藉倪弟兄所作的工作的人,而感受不到他强烈盼望所有的弟兄们都跟随他的榜样,将他们的工作带到主恢复中领头的一般性职事下,以保守主恢复的一。没有人在听见李弟兄说,他与倪弟兄绝对是一,甚至到一个地步,他和倪弟兄『在主恢复里的行事为人和行动,总是一个身体』, 使主的恢复在已过七十年来能在这地上存在;而看不出李弟兄的负担。没有人读到李弟兄所说,他们在 中国时,操练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而认为它只适用于中国和其它地方。也没有人读过李弟兄的警告,警告众召会的一,会因着那些有恩赐,却坚持自己工作的弟兄所破坏,而认为它仅适用于福音化台湾的行动。

不仅如此,『分析和回应』所题的证据,也与事实不符。李弟兄论到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的交通(收录在『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不是在台湾,而是在美国说的。此外,早在一九八五年,李弟兄就已经在新加坡,讲论『吹无定的号声』这个题目了。没有任何迹象,那些交通是为福音化台湾所说的,更何况福音化台湾的行动,是在一年后才开始的。

人一讲自己的道,就会产生难处。比方,亚波罗是个特别认识圣经,特别能解经的人;但是亚波罗在讲道上,发生了难处,就不在保罗的那道流里。(徒十八24~25,十九1~7,参林前十六12。)这点我们都看得很清楚。所以,同工们都得避免这个;我们所讲的,必须是在同一个负担里。我和倪柝声弟兄同工十八年,在那十八年里,我是绝对不讲自己的道。倪弟兄讲甚么道,我就讲甚么道。我不仅没有改头换样,还清清楚楚告诉人,这是倪弟兄那一天在那个地方讲的。这并不是说我没有道可讲,所以才讲倪弟兄的道。我是有相当多的道可讲,但我特特不讲,只讲倪弟兄的道;因为我清楚看见,这乃是主今日的一个恢复。

现在各地都有同样的难处,就是大家不太和谐。换句话说,虽不是居心叵测,却是各讲各自所喜欢的道;结果,在召会里就出来两个号筒,有了无定的号声。一支军队只能吹一支号,这样,全军才能有一致的口令。若是有两支号,即使其中一枝很小,也会发生难处。(为神说话,一○九至一一○页。)

李弟兄在『在主的恢复里不吹无定的号声』中,对于『主的职事─吹号叫军队打仗』的讲论,或许更为切题。在信息中,他说到召会乃是宇宙、神圣的军队,不仅为着得着台湾而争战,更是为着得着全地而争战。

我们中间没有人会认为打仗是小事。打仗的军队需要士气,就是争战的同心协力。为了维持这种士气,甚至对最小问题的一些异议也必须消杀。那些微的异议谈话若不消杀,士气就会消灭。不再有士气,军队必然会打败仗。这警告我,主的职事是严肃的。主的职事就像吹号,叫军队前去打仗。(民十9,士七18。)主的职事是争战的事。(新约圣经恢复本提后二3与注1。)

神争战的军队

我们必须领悟,今天主的召会乃是争战的军队。我们所作的事,比地上的任何战争都更严肃。我们是在与神的仇敌撒但争战。保罗在以弗所书告诉我们,召会-基督的身体,乃是与神的仇敌争战的战士。基督的所是和基督的所作,该作为神军装的各方面来使用并应用。我们必须佩戴基督作我们的胸甲,(弗六14,)作我们的盾牌。(弗六16。)我们必须用基督束我们的腰,(弗六14,)也必须将基督当作一双鞋穿上,好站住争战。(弗六15。)召会不仅仅是一般被聚集在一起的人。召会乃是宇宙、神圣的军队,在宇宙中为着神与祂的仇敌争战。

在近代历史中有两次世界大战,但我们必须领悟,今天召会在从事宇宙的争战。我们争战的空间比今天科学家研究的空间大多了。他们的研究多半局限于一个银河,但无数的银河与银河以外的地方,形成我们争战的空间。我们在诸天界,在宇宙的空间里与仇敌争战。我们的争战大的无法衡量。我们不是仅仅为着美国或为着世界从事小小的争战。我们的争战是宇宙的。保罗说到繙方言的事时,认为这与我们所从事的宇宙争战有关。他说到繙方言时,用了一个例证─为着打仗的吹号。(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七三至七五页。)

李弟兄在藉着一个文字工作来吹号的交通中,所论的争战范围,并不限于台湾,而是涵盖全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的交通只限于某一个特殊的地点或时间。这个交通乃是一般性的指在与神仇敌的宇宙争战中,职事所提供的带领;而这个争战的目的,乃是要带进主的再来与国度的时代。

李弟兄的交通只是一个『特殊个人』的交通吗?

『分析和回应』声称,同工们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的呼声,只是一个『特殊个人』的交通,意思就是,即然李弟兄已经不在了,这个交通就不再适用;这样的说法,又如何呢?根据这个观点,李弟兄是主恢复众召会公认的带领者,现在他已经过去了,就样的带领就不存在了。这不仅扭曲了新约的记载,也扭曲了李弟兄对领导的教导。

关于领导

异议者也题出关于领导的问题。在一九八六年我讲了一系列信息,被他们误解和误用。(见『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他们认为我们意思是说,我乃是主恢复中的领袖。后来在一九八七年夏季训练,我在附加的几篇信息中指出,事实上新约的领导不是一个人,而是使徒的教训。(见『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第十九章,特别是一九一至一九二面。)实际的领导乃是保罗的教训,也就是新约的教训,而不是保罗自己。今天在我们中间,那些教导新约使徒教训者的教训,乃是我们的领导。在主恢复里的领导,事实上不是照着任何人的教训,乃是按照使徒的教训,使徒的教训就是新约的教训。(照着神命定之路召会生活的实行,三五至三六页。)

根据新约的记载,领导是在于使徒的教训。(徒二42。)在提前一章三至四节,保罗劝提摩太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摩太前书给我们看见,有一个领导嘱咐人教导正确的事。这表明正确的领导是在于使徒的教训。(长老训练第九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一﹞,二六至二七页。)

职事既然只有一个,(徒一17,25,)领导也就是惟一的。职事既是一个,就绝不该有一个以上的领导。神、主与那灵只有一位,(弗四4~6,)领导就也是惟一的。既然只有一神,一主,一灵,就怎能有一个以上的领导?这惟一的领导乃是为着基督的身体保守那灵的一。(弗四3。)今天的基督教因着过多的领导而四分五裂。每一个带头的人都有一个团体,作他领导的范围,那个范围就成了一种分裂。所以领导这件事,若不是应用或考量得当,就会造成分裂。 

在使徒教训里的领导

领导是在使徒的教训里产生,加强,并受限制、约束的。在提前一章三至四节,保罗嘱咐提摩太仍住在以弗所,为着一个特定的目的作一件事。提摩太在那里是要嘱咐那些有异议的人,不要教导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不同的事。他必须嘱咐这些人,不要教导与使徒的教训不同的事。使徒的教训乃是关于神新约的经纶,将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分赐到祂所拣选并救赎的人里面,使基督得着一个身体彰显祂自己,并使三一神能在新耶路撒冷得着完全而永远的彰显。任何传讲或教导的执事,都必须完成这样的职事。否则这个传道人或这个执事就应当受限制。保罗有权柄嘱咐人,不要教导与神经纶不同的事。提摩太是要告诉那些有异议的人,他们那样的教导,必须受约束并被规正。提摩太前书给我们看见,有一个领导可以嘱咐人教导正确的事…。

保罗在他新约职事的工作里,运用领头的身分规正那些教导错误的人。约翰也运用他的领头身分,嘱咐信徒不要接纳那些教导异端,就是不照着使徒教训施教的人。凡有分于新约经纶职事的使徒们,的确运用了领头的身分…。

在恢复里,在神的职事中,我们没有照着自己喜好传讲、教导的自由。我们的传讲与教导,必须是在领导之下,受神新约的经纶的启示所约束。假使在主的恢复里,有人开始教导、强调或推动与神新约的经纶相反或不同的事,就需要受到领导的约束。这样才不会产生混乱。如果我们都对神新约经纶的职事有清楚的启示,在主的恢复里就绝不会产生混乱了…。

在实际上的领导

在新约职事里的领导,实际上不是由一个控制的人来领导。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拒绝一人控制众人和事物的情形。我们是有领导,但不是一个控制之人的领导。我们藉着那些带进职事异象的人,在一个职事里有一个控制异象的领导。是异象在控制,而异象是藉着那些带进异象的人控制。在主恢复里的启示,控制我们并约束我们。(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一八五至一九一页。)

那些宣称无须受约束于一个出版的人,乃是在说今天在职事里,没有主说话的领导。也就是宣称我们处于像士师记一样的时代,各人行自己眼中所看为正的事。这样的说话,带进不洁的野心,『口袋里的召会』,独立(不愿相调)的同工,以及不同的教训。受限制乃是一种保护。藉着相调而受限制,乃是基督身体实际的彰显。那些不愿意藉着相调而受限制的人,乃是弃绝李弟兄为着延续主藉着他和倪弟兄所带给祂恢复的职事,而有的交通。

谁有资格『吹同样的号声』?

『分析和回应』问到:『今天有哪些弟兄们能像李弟兄一样够资格「吹同样的号声」?』这个对主恢复中相调同工们的领导职分,公然提出挑战的问题;事实上是一个错误的问题。问题并不在于,今天有哪些弟兄们有资格像李弟兄一样『吹同样的号声』。真正的问题是:今天有哪些弟兄们 正在像李弟兄一样,『吹同样的号声』?

当摩西过去后,有些人或许争论,约书亚不够资格顶替摩西在神子民中的领导职分。这种说话乃是顶撞神的安排。约书亚遵照主藉摩西所吩咐他的,在神给摩西的启示之中往前,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道路(书一7;八35;十一15)。同样的,在神的带领下,大卫将君王职分传与所罗门,然而所罗门没有自由按照自己的设计建造圣殿;他乃是从大卫领受建造圣殿的具体样式(代上二十八11~12上)。新约的原则也是一样。保罗殉道以后,提摩太没有自由照着自己的感觉,重新解释使徒的教训,或加以选择性的删减(提前三15;四6;提后三10)。同样地,在彼得殉道之前,他常常题醒弟兄们这些『现有的真理』,使『你们在我去世以后,时常记念这些事』(彼后一12~15)。

书一7:只要刚强,大大壮胆,照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谨守遵行,不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那里去,都可以顺利。

书八35:摩西所吩咐的一切话,约书亚在以色列全会众和妇女、孩子、并在他们中间来往的寄居者面前,没有一句不宣读的。

书十一15:耶和华怎样吩咐祂仆人摩西,摩西就照样吩咐约书亚,约书亚也照样行;凡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约书亚没有一件不办妥的。

代上二十八11~12节上:[11]大卫将殿的廊子、旁屋、府库、楼房、内室、和安放遮罪盖之至圣所的样式指示他儿子所罗门;[12]将他被灵感动所得的样式…。

提前三15:倘若我耽延,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当 2怎样行;这家就是活神的召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

注2:这指明本书指示人如何照料地方召会。

提前四6:你将这些事题醒弟兄们,便是基督耶稣的好执事,在信仰的话,并你向来所紧紧跟随善美教训的话上,得了餧养。

提后三10:但你已经紧紧跟随了我的教训、品行、志向、信心、宽容、爱心、忍耐。

彼后一12~15:[12]所以,你们虽已知道这些事,且在现有的真理上得了坚固,我还要常常题醒你们;[13]我认为趁我还在这帐幕的时候,以题醒激发你们,是正当的,[14]知道我脱去这帐幕的时候快到了,正如我们主耶稣基督所指示我的。[15]不仅如此,我也要竭力,使你们在我去世以后,时常记念这些事。

职事乃是为着打仗的吹号。保罗在林前十四章八节的话指明,在众召会中间,不该有无定的号声,以免使神的军队混淆。

林前十8: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豫备打仗?

只要是与主恢复中一般职事不同的教训,无论它是否『合乎圣经』,都形成无定的号声。当有这种无定的号声时,唯一分辨的方式,就是辨明哪一个才是照着神建造完整蓝图,就是神向使徒们所启示,并传与召会的蓝图,而有的吹号。你若思想李弟兄晚年职事的高峰-神圣启示的高峰,神人的生活,和神命定之路时,问题就成了:谁是(不是)照着李弟兄所留给我们,神话语解开的丰富,和主当前的行动,忠信并绝对的说话?

李弟兄在晚年说了一篇信息,名为『正确的跟随人』的信息。在信息中,他说:『在跟随任何你所欣赏,并叫你受吸引之同工的事上,要谨慎』。他列出了以下几点:

  1. 他应当是一个爱主,为主而活,并弃绝己、天然生命、喜好和野心的人。
  2. 他必须正确持守整本圣经的完整启示,不加以曲解或使其变形。
  3. 他必须是一个站注地方召会的独一立场,竭力保守那灵的一,就是宇宙身体的一的人。

(对同工长老们以及爱主寻求主者爱心的话,五二页。)

『分析和回应』的作者以『今天有哪些弟兄们能像李弟兄一样够资格吹同样的号声』为挑战,暗指今天不该有职事的吹号。但这是不可能的。职事本身就是一个吹号,以带领神的子民。哪里有职事,哪里就有吹号。问题在这个号声,是确定的,还是无定的;主的恢复里是有同样的号声,带进同心合意,士气,和冲击力;还是有不同的号声,带进混乱和最终的分裂。愿主赐给我们恩典,跟随新约职事,就是使徒的教训所传与我们,关于神完整经纶的一个号声。

附注:

1李弟兄对于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和同心合意─作为召会士气和冲击力,二者之间关系,最直接的交通,见于以下两本书。我们建议大家阅读: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和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特别是九和十一章。

2『分析和回应』的作者或许可以故作无辜地辩称,他不过是提问,并非断言或争论。然而,他的提问明显属于修辞性疑问句(rhetorical question),而这个疑问句的定义是『一个不期望回应,仅用以陈明观点的问题』。(『文化文学新辞典』[The New Dictionary of Cultural Literacy Third Edition, edited by E. D. Hirsch, Jr., Joseph F. Kett, and James Trefil,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因此,将这些问题称为断言或争论,并不为过。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