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谁代表头和身体?

一位有异议的工人,为着自己不愿在身体的原则里,与同工们在配搭的交通中工作,作了以下的辩解:

因此,我们在使用‘身体的感觉’一辞时,必须十分小心。我听过有人说:‘你为什么不和身体有交通呢?’要小心,因为这话,只能应用于地方(召会)上。当你一出了地方(召会)的范围之外,有谁能实际代表‘身体’呢?… 

因此,当我听到有人说:‘你为什么不和身体交通?’时,总是很受搅扰。如果有人自称代表身体,他们就是顶替了基督!身体只有一个头、一个人位─就是得高举,是灵的基督。(朱韬枢,‘申言者所必须认识的事’,‘交通报’英文版,卷五,第一期,二七页,中译。) 

表面上看来,这话也许很有道理,甚至属灵。但是实际上,这位异议的弟兄不仅曲解了圣经,也曲解了倪柝声与李常受的职事。

另一位与这位异议同工过从甚密的弟兄,刊登了一篇文章,批评弟兄们‘代表众地方召会’。这位异议的弟兄声称,只有地方教会的长老们,才有权代表众地方召会:

‘谁代表众地方教会’这个问题简单易答。答案明显是‘长老们’。倪弟兄和李弟兄都教导,一个地方教会的事务,是由长老们来治理。地方教会不是工人们(使徒)的范围。(‘谁代表众地方教会’,中译。)

这位弟兄在对倪柝声和李常受职事信息的选用上,偏颇到了错谬的地步。他并没有全面、平衡的陈述倪弟兄和李弟兄的教训。他甚至在开头的话里,就将主题从代表众地方召会,替换成治理一个地方召会。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毫无疑问的,一地召会事务的行政,是在长老们的手里;在召会的行政之中,长老们是代表基督的权柄。然而,若有人说长老们是召会中唯一或最高的权柄,这是错误的;就像有人说,在身体或众召会中间没有权柄,或说在地方召会界限外,没有人能代表作为身体之头的基督,这是错误的。

因此,本文将从新约圣经的记录,并倪柝声和李常受的著作中,陈明以下几点:

  1. 一切的权柄都源自元首基督
  2. 代表基督身体的四等人
  3. 与普遍的教会合一就有权柄
  4. 使徒代表头─基督,和身体─召会
  5. 使徒在按手里代表身体
  6. 使徒在众召会中的权柄
  7. 使徒在众召会中运用权柄
  8. 使徒对付长老的权柄

本文也会检视 异议者对新约特定记载的错误分析,并且根据李弟兄论到藉着身体中代表之权柄而代表基督的信息,说一些 平衡的话。本文也将引用倪柝声弟兄职事里一些开启的话,说到 在基督身体里顺服基督之代表权柄的需要

一、一切的权柄都源自元首基督

在基督的身体里,权柄的独一源头乃是元首基督。因此,虽然在身体里有代表的权柄,但他们的权柄却不在他们自己,而是源自元首基督,以及在召会中,也就是在身体里的圣灵。

太二八18: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徒二36:所以,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祂为主为基督了。

西一18:祂也是召会身体的头;祂是元始,是从死人中复活的首生者,使祂可以在万有中居首位。

弗一22: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并使祂向着召会作万有的头。

在马太二十八章十八节,复活的基督对祂的门徒说,‘ 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主耶稣在神性里为神的独生子,已经有管理万有的权柄;然而,祂在人性里为人子,作属天之国的王,得着天上地上的权柄,这是在祂复活之后赐给祂的。(新约总论第三册,三二一页。)[粗体为笔者加示,全文皆同]

一个作代表权柄的人必须记得,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一切的权柄都是神所设立的。 他身上如果有权柄,乃是出于神的;他自己并不是权柄。没有人可以立自己作权柄。…所有作代表权柄的人,都必须记得:他只是代表神的权柄,他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权柄。(倪柝声文集第四十七册,二二九至二三○页。)

关于长老的权柄,我要对同作长老的说,我们要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就是我们本身没有权柄。在身体中的权柄就是元首基督,在身体中运行的就是圣灵。所以圣灵才是权柄,圣灵就是基督在祂身体中的权柄。我们负责弟兄的权柄怎么进来?不是说我们作长老的有权柄,乃是我们明白权柄,认识权柄。认识权柄的人,才有权柄。长老如果不明白权柄,就不配作长老,也不配作权柄。我们自己没有权柄,不过我们比弟兄姊妹清楚,我们认识圣灵的权柄,能将圣灵的意思交通给弟兄姊妹。 长老[自己]没有权柄 …。(倪柝声文集第六十一册,至二四二页。)

在教会中没有人的权柄,只有圣灵的权柄。教会在地上这么长的日子,神从来没有交给人去办理一个教会的事奉。 教会里连长老也不是权柄,你们自己也不是。教会中任何事奉的动作,都该是出乎圣灵的分配。若没有圣灵的支配就去举动,就定规事务,那都是背叛,都是造反。(倪柝声文集第六十二册,四十页。)

二、代表基督身体的四等人

这位异议弟兄声称,只有长老可以代表召会,然而新约圣经的话却与此相反,说到有四等人可以代表身体。

林前一11:因为,我的弟兄们,革来氏家里的人曾对我题到你们的事,说你们中间有争竞。

提前五17:那善于带领的长老,尤其是那在话语和教导上劳苦的,当被看为配受加倍的敬奉。

徒九17:亚拿尼亚就去了,进了那家,按手在扫罗身上,说,扫罗弟兄,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耶稣,就是主,差遣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溢。

太十八18~20:[18] 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捆绑的,必是在诸天之上已经捆绑的;凡你们在地上释放的,必是在诸天之上已经释放的。[19]我又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若有两个人在地上,在他们所求的任何事上和谐一致,他们无论求什么,都必从我在诸天之上的父,得着成全。[20]因为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被聚集到我的名里,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在教会中,有四等人是代表身体的,就是:(一)使徒们;(二)长老们;(三)个别的信徒,是被主所特别差遣的,就像主特别差遣亚拿尼亚对保罗说话那样;(四)还有一等人,就是两三个信徒,拒绝自己,归于主名下的信徒。这四等人,是代表身体的。你如果错了,主会特别差派单个信徒告诉你;单个信徒对你说的话,你如果不听,他就要告诉两三个信徒;两三个信徒对你说的话,你如果不听,你就该得着长老的帮助,不能有单独的行动。 有许多解决不来的事要找使徒,他们是主特别选出来代表身体的。重要的事要通知使徒和长老,恐怕有不清楚之处,所以要得他们的帮助。 我们不能忽略身体,也不能忽略身体的代表;我们如果忽略身体的代表,就不能活出身体的生活。但愿主给我们不只有身体的启示,有身体的见证,并且叫我们也能顺服身体的代表。(倪柝声文集第三八册,二八二页;类似的段落可见于第四四册,一二三至一二四页。)

…你如果看见身体,你如果看见元首的权柄,你也就看见在身体上有一个或者几个在你前面的,是你应当顺服的。 你不只看见头,你并且要看见神所设立来代表头的,你和他出事情,就和神出事情。(倪柝声文集,第三七册,三一三至三一四页。)

三、与普遍的教会合一就有权柄

倪弟兄在在一段题为‘与普遍的教会合一就有权柄’的信息里告诉我们,在代表神和运用权柄的事上,与普遍的召会是一,是极其重要的因素。

太十八16:他若不听,你就另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见证人的口,句句都可定准。

太十八19:我又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若有两个人在地上,在他们所求的任何事上和谐一致,他们无论求什么,都必从我在诸天之上的父,得着成全。

因着你是教会,你就有权柄;神的权柄乃是在教会当中的。你不要以为单个信徒就没有权柄;单个信徒也可以有权柄, 只要这单个的信徒与普遍的教会是合一的,他就有权柄。譬如说,李弟兄得罪了我,我趁人不在的时候,去指出李弟兄的错,我把这件事对付了;在对付的时候,教会也出去了,教会的实际出去了,但是在手续上教会并没有出去。 在圣经里,不单一个人能彀代表教会,两三个人的原则也是教会的原则。当两三个人合一时,那一个合一就叫你们成为教会;这两三个人去对付,就是教会去对付,只差了教会没有开口就是了。在事实上我是与教会合一的,不过教会没有出去,我现在所说的话,就是教会所说的话。所以那两三个人就是教会。(倪柝声文集第五十七册,三五四页。)

四、使徒代表头─基督,和身体─召会

使徒们在基督的身体里,作代表元首的权柄。

林前十二28上:神在召会中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

使徒是神在基督的身体中,所设立的第一等恩赐,他们 是神所差派的,他们代表元首的权柄,在地上执行神的命令。(倪柝声文集第四十四册,一一○页。) 

使徒不只代表教会,使徒也代表基督。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一,这就是权柄。换句话说, 在这里有代表的权柄 …。(倪柝声文集第四十八册,一三一至一三二页。) 

使徒们之所以能代表身体,是因为他们在生活和工作上,完全与身体是一,并且受基督身体上的代表肢体所打发,他们按手在使徒身上,藉此宣告身体与使徒是一:

徒十三1~3:[1]在安提阿当地的召会中,有几位申言者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2] 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别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3] 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就打发他们去了。

如我们所见,按手表明一,(利一4,)而神子民中间惟一的一,就是基督身体的一。因此,在为使徒们按手的这件事上, 申言者和教师确定的站在身体的立场上,作为基督身体上代表的肢体。他们将全教会和使徒联为一,也将使徒和全教会联为一。这些申言者和教师并不是站在个人的立场上,打发使徒出去,作他们个人的代表;他们也不是站在任何工人团的立场上,打发他们出去,作那个工人团的代表;他们乃是站在身体的立场上,作为身体上供职的肢体,将这两个人分别出来,作福音的工作。这 两个分别出来的人出去,不是代表任何人或特别的组织,而是 代表基督的身体,也只代表基督的身体…。(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二九页,中译。)

五、使徒在按手里代表身体

使徒之代表身体,可见于按手的事上:

徒八17:于是使徒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受了圣灵。

徒十九6上:保罗给他们按手,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

使徒是神的代表,也是基督身体上的代表肢体。彼得和约翰按手在撒玛利亚的信徒身上时,就是把他们带到元首的权柄底下,并带进身体的交通里。(倪柝声文集第四十四册,一一八页。)

今天在教会里, 使徒是基督身体上代表的肢体,使徒也代表基督的权柄。使徒为在撒玛利亚的信徒按手,就是承认他们是身体里面的人。他们一进到身体里,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倪柝声文集第三十八册,二七二至二七三页。)

六、使徒在众召会中的权柄

使徒作为头─基督的代表,在众召会中间有其权柄。

林前九1:我不是自由的么?我不是 3使徒么?我不是见过我们的主耶稣么?你们不是我在主里所作之工么?

注3:使徒把自己当作信徒的榜样时,说到他的使徒职分。这使他有权柄对付本书所论到的一切难处,就是关于召会生活及其交通的严重难处。他处理这些难处,不仅基于他的教训,也基于他使徒职分所有的权柄。要对付这种光景,他必须取这立场,并使哥林多的信徒清楚这事。他们怀疑他的使徒职分,并陷于混乱的光景,主要的是由于他们因属世的智慧、自信与骄傲而有的愚昧。

林前一1:凭神旨意, 2蒙召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和弟兄所提尼。

注2:使徒是受差遣者。保罗就是这样的人,不是自派的,乃是蒙主呼召的。他的使徒职分乃是真实可信的,(九1~5,林后十二11~12,参林后十一13,启二2,)有神新约行政的权柄。(林后十8,十三10。)基于这地位,并用这权柄,使徒写了本书,不仅喂养、建造哥林多的圣徒,也规正、调整那里的召会。

提前五19:对长老的控告,除非凭着两三个见证人,你不要 1接受。

注1:提摩太受使徒保罗的嘱咐,接受对长老的控告。这指明使徒选立人作长老之后,仍有权柄对付他们。

林前七6:我说这话,是1容许你们,并不是 1命令。

注1:这含示使徒在教导中有权柄命令信徒。

教会中的权柄,到底当如何分派呢?神在教会中所设立的权柄,有长老、有使徒。 神在单个地方教会设立长老,在各地方的教会设立使徒。使徒的权柄,是为管各地的教会的;长老的权柄,是为管本地的教会的。(倪柝声文集第二十二册,一八页。)

七、使徒在众召会中运用权柄

使徒在其职事里的众召会中间,主要是藉着教训运用权柄:

林后十三10:所以我不在的时候,写这些事,好叫我同在的时候,不必照着主所赐给我的权柄,严厉的待你们;这权柄是为着建造人,并不是为着拆毁人。

在职事中,神在领头人身上的代表权柄是为着建造人,并不是为着拆毁人。(林后十三10。)保罗有权柄,不是为着毁坏或拆毁人,乃是为着建造人。 神的代表权柄是在领头人的教训上。(林前四17下~21,七17下,十六1,十一2,帖后三6,9,12,14。) 保罗在他的教训上运用权柄。他在各处各召会中教导同样的事,(林前四17下,)众召会也跟随他所说的。这是保罗代表权柄的明证。权柄总是随着正确的说话。教师在学校里的说话带着权柄。教师说话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在他的权柄之下。(使徒的教训与新约中的领导,二七页。)

那些说使徒没有权柄对付与地方召会有关事务的人,是错误的。保罗大部分的书信,都是直接对付众召会中的难处,或是指示他的同工们如何对付这些难处。在这些书信里,保罗不仅施教,他也劝勉,甚至还命令众召会:

林前一1:凭神旨意, 2蒙召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和弟兄所提尼。

注2:使徒是受差遣者。保罗就是这样的人,不是自派的,乃是蒙主呼召的。他的使徒职分乃是真实可信的,(九1~5,林后十二11~12,参林后十一13,启二2,)有神新约行政的权柄。(林后十8,十三10。)基于这地位,并用这权柄,使徒写了本书,不仅喂养、建造哥林多的圣徒,也规正、调整那里的召会。

林前七6:我说这话,是 1容许你们,并不是 1命令。

注1:这含示使徒在教导中有权柄命令信徒。

多二15:这些事你要讲说,也要用各等 2权柄劝勉人、责备人;不可叫人轻看你。

注2:直译,命令。“用各等权柄”是形容“劝勉人”和“责备人。”用各等权柄劝勉人、责备人,就是在各方面用权柄的话,命令式的劝告人、指责人,如同命令人一样。

使徒选立了长老,把召会交托在他们手中以后,还要作什么?有人说使徒与召会就不再有任何关系了。照他们的感觉,使徒选立了长老,他们与召会的关系就终止了。他们用倪弟兄在‘工作的再思’里的交通为根据,支持他们的说法。在该书英文版第六十六面,倪弟兄说,‘一个召会成立了,所有的责任就交给地方上的长老,从那天起,使徒在召会的事务上就不再管制了。’我们引用倪弟兄书上的这句话时,该注意‘在召会的事务上’一辞。有些人引用倪弟兄的话,但不明白这辞的意义。(倪弟兄在‘教会的事务’一书,第一七一面,以及第九至二十面,改正了这种对他话的误用。) 使徒们乃是在召会的事务上放手不管地方召会的治理,但召会还是需要使徒的教训、指示和吩咐,在这面使徒们并没有放手。 

我们看见保罗写信给在哥林多的召会,吩咐他们把一个犯罪的人从召会的交通中挪开。使徒命令召会:‘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挪开。’(林前五13。)这是不是说使徒把召会的治理拿回来,置于他的管理之下?不,一点都不是。若是那样,他就不需要叫别人把那犯罪的人挪开。他会自己直接作这事。 就这个意义说,作使徒的保罗是在召会的治理上放手,但在教导、指示、并吩咐召会的事上并不放手。(长老训练第九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一),五○至五一页。)

九、使徒对付长老的权柄

此外,使徒也有权柄对付那些犯罪或偏离使徒教训的长老:

提前五19~20:[19]对长老的控告,除非凭着两三个见证人,你不要 1接受。[20] 犯罪的,当在众人面前 2责备他,叫其余的也惧怕。

19节注1:提摩太受使徒保罗的嘱咐,接受对长老的控告。这指明使徒选立人作长老之后,仍有权柄对付他们。

20节注2:这也指明使徒对长老的权柄。

在汉口的聚会之后,有的弟兄误会了,以为说长老是使徒设立的,而长老可以不听使徒的话。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有弟兄不佩服长老的时候,出事情的时候,两三个人的呈子乃是送给提摩太。(提前五19。)换一句话说, 长老的设立,权柄是在乎使徒;长老的废除,权柄也是在乎使徒。地方教会不能赶出一个长老。可是 使徒们要负责废除长老。所以两三个人的呈子,是送到提摩太那里去。(倪柝声文集第五十一册,一七○至一七一页。) 

倪弟兄告诉我们,在提前五章还说到使徒与地方召会关系的另一面。提前五章十九至二十节说,‘对长老的控告,除非凭着两三个见证人,你不要接受。犯罪的,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也惧怕。’提摩太受使徒保罗嘱咐,接受对长老的控告。 这指明使徒选立长老之后,仍有权柄对付他们。长老们中间若有难处,这事就要带到使徒那里,使徒就要审断。使徒有权柄在众人面前责备犯罪的长老。在召会的治理上使徒该放手,但这不是说使徒设立了地方召会的长老以后,与地方召会就绝对没有关系了。(长老训练第九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一),五一页。) 

有些人读倪弟兄所著‘工作的再思’一书,认为一旦使徒在某地方召会选立了长老,他在任何情形下都无权干涉那个召会的事务。然而,这是对倪弟兄话语的误解。在另一本书,‘教会的事务’里,倪弟兄指出, 长老由使徒选立以后,就应当照着使徒的教训在召会中领头。长老若将别人引入歧途,或者他们在某方面错了,对他们的控告就能由圣徒呈给使徒。(提摩太前书生命读经,一○三页。)

异议弟兄对新约圣经的错误分析

这位异议弟兄的文章错误的断言:

就我的领会,新约里没有少数弟兄代表众地方召会的例子。在行传十一章里,巴拿巴和扫罗是‘代表’在安提阿的召会,将他们的馈送带到耶路撒冷。在这个事例中,巴拿巴和保罗在经手馈送的事上,代表的是他们自己的地方召会,在安提阿的召会。耶路撒冷的长老们代表在耶路撒冷的召会接受这些馈送。沿着类似的线,从哥林多和邻近教会来的少数弟兄,作为‘众召会的使徒’(林后八23),将财物馈送带到犹大地。至终,耶路撒冷的长老代表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参与了行传十五章的会议。李弟兄说的非常清楚,这些长老们所代表的,只是在耶路撒冷的召会,而非其他召会。我们在新约中,找不到由弟兄们代表众地方召会的事例。这样的实行在圣经里,既不是一个明文的教训,也不是一个记载的实例。(‘谁代表众地方教会’,中译。)

这段话在真理上,至少犯了两个错误。第一,它忽略了行传十五章,使徒有份这次会议的事实。异议者论及行传十五章的会议,只提到耶路撒冷召会的长老,而不提使徒,实在是很特别的。圣经的记载告诉我们,两班在基督身体里负责的人,在耶路撒冷一同聚集:地方召会的长老,以及在主的工作中,包括在犹太人和外邦地区领头的使徒们。

徒十五6:使徒和长老聚集商议这事。

异议者删去‘使徒’的理由是,使徒所代表的,是由众地方召会所组成的宇宙召会。关于行传十五章,李弟兄说:

因为长老是代表地方教会的,使徒是代表各地教会的;长老代表一地, 使徒代表各地;长老怎样明了一个地方的情形, 使徒也同样明了各地方的情形…。(善于教导与固守真道的奥秘,一一页。)

没有任何记载显示,这次会议有外邦召会的长老参加。保罗和巴拿巴不是以长老,而是以外邦世界领头工人的身分参加这次会议;然而会议所作成的决议,是应用在外邦的众召会。此外,也没有记载显示,有耶路撒冷以外的长老参加这次会议;然而所作的决议不仅应用在耶路撒冷的召会,也涵括了犹太的众召会。

…后来所作的决定,成为使徒和长老所写的一封信。这封书信并不是以外邦和犹太使徒,以及外邦和犹太长老具名。行传十五章说那仅是由使 徒和长老所写的,(23,)包括犹太和外邦召会的使徒和长老。他们被视为一个。我们必须看见这一点。(长老训练第十一册 ,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三),一三二页。)

行传十五章里的决议,不是仅仅由犹太地区或外邦地区作成的。事实上,这是在区域之上且超过区域而作的决议。所作的决议涵括了所有的召会,无论是犹太的或外邦的…。(长老训练第四册,关乎主恢复的实行其他几件要紧的事,二六页。)

第二,异议者对林后八章二十三节的解释也是错误的。他完全略去提多,提多乃是代表保罗,以在外邦地区,和赒济犹大地信徒之外邦众召会中领头工人的身份,受打发到耶路撒冷去。他也未能说明,为何这班弟兄们可以被称作‘众召会的使徒’,代表一些不特定的召会;而在我们中间服事的同工们,却不能代表地方召会。这两者是相同的。由此可见,相调的同工们并没有偏离新约的榜样。

这位异议弟兄指控在主恢复里的相调同工们,将基督生机的身体变质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组织。事实上,这位异议弟兄的话,暴露出他自己对在基督身体里运用权柄所有的观念,不是生机的,而是组织的。该文小心地从新约圣经和倪、李两位弟兄的职事里挑选片面的真理,作其‘合法’的依据,试图在治理并代表地方召会的事上,为长老建立起独一的权柄。换句话说,这已经证明他企图以固定的界限,清楚的划分基督的身体,并使其系统化。此举说出他对于基督身体生机的一,肢体与元首之间生机的一,以及肢体藉着联于元首而生机的运用权柄等,一无所知。不仅如此,他的话也暴露出他不愿接受众地方召会中间,任何与他个人观念或企图不符的权柄。

平衡的话

为了回应八○年代,一些弟兄在众召会中所提倡的错谬观念,李弟兄对在身体里运用权柄这件事,说了一些平衡的话:

弗五23~24:[23] 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召会的头;祂自己乃是身体的救主。[24] 召会怎样服从基督,妻子也要照样凡事服从丈夫。

提前五17:那善于带领的长老,尤其是那在话语和教导上劳苦的,当被看为配受加倍的敬奉。

林前三10上:我照神所给我的恩典,好像一个智慧的工头,立好了根基…。

来十三17:你们要信从那些带领你们的,且要服从;因他们为你们的魂儆醒,好像要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欢乐的作这事,不至叹息;若叹息,就与你们无益了。

提前三5: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怎能照料神的召会?

林后十8:主赐给我们的权柄,是为建造,并不是为拆毁你们,我即使为这权柄稍微过多的夸口,也不至于惭愧。

林后十三10:所以我不在的时候,写这些事,好叫我同在的时候,不必照着主所赐给我的权柄,严厉的待你们;这权柄是为着建造人,并不是为着拆毁人。

林前四21:你们愿意怎么样?是要我带着刑杖,还是要我在爱和温柔的灵里,到你们那里去?

林后二9:为此我也曾写信给你们,要知道你们经过试验的品德,看你们是否在凡事上都顺从。

林后七15:并且提多想起你们众人的顺从,就是怎样恐惧战兢的接待他,他的心肠就越发倾向你们了。

林后十6:并且我们已经豫备好了,等你们完全顺从的时候,要责罚一切的不顺从。

身体中的权柄,首要的就是元首的权柄,贯通全身体。(弗五23~24)。还有,就是代表的权柄,但这并不是第二个权柄,因为代表的权柄是通行元首的权柄,而不是元首之外的权柄。在地方召会中有长老,(提前五17上,) 在工作中有带头的同工,(林前三10上,)这都是代表的权柄,在身体里通行元首的权柄。所以在基督的身体中,也是有权柄的等次的。一面众肢体直接顺服元首,(弗五24上,)一面也同时顺服元首的代表。(来十三17。)当你觉得你是直接顺服元首的时候,你必须顾到身体。 你若说你是顺服元首的权柄,却不顾到身体,这是不可能的。两者我们都必须顾到。我们顺服基督,也要顺服召会,这才是正当的顺服。所以我们的生活该是顺服的生活;顺服元首,也顺服身体。 若只顺服元首,而不顺服身体,这个顺服是有毛病的。若谁都不管身体,只认为自己是直接顺服元首,这会给身体带来分裂。我们惟有一面顺服元首,一面又顺服身体,才能叫元首喜悦,叫身体蒙保守。(主所渴望的合一与同心并祂所喜悦的身体生活与事奉,三八至三九页。) 

按照圣言里的神圣启示,在神的经纶里有代表的权柄;在旧约里如教导百姓神谕言的摩西和祭司,在新约里 如照顾召会的长老,(提前三5,五17,来十三17,)以及建立召会并教导圣徒的使徒,都是代表的权柄。地方召会是在元首基督的权柄之下,元首是由长老所代表;因此,在一个地方召会中的圣徒,应当服从长老。(来十三17。) 众召会是基督的身体,乃在元首基督之下,元首是由使徒所代表,因此,众召会该服从使徒。(林后二9,七15,十6。)在一个地方召会里服从长老,并在众召会中服从使徒,并不是说服从的人不需要直接服从主。当一个人寻求主直接的引领时,他也应当顾到地方召会里的长老,因为他是在作身体的一部分的召会里生活并工作。 当众召会寻求主直接的引领时,他们也应当顾到使徒,因为他们是与使徒一同在作基督身体的众召会里生活并工作。无论在地方召会或在众召会中,我们都必须有身体的感觉,不仅顾到头,也顾到祂的身体。我们既是在身体里生活并工作,我们就有身体也有头。我们不能只有头没有身体,也不能只有身体没有头。我们必须寻求服从头,并保持与身体的关系;我们也应当寻求服从身体,并保持与头的关系。我们都必须看见,我们在天然的生命里,是非常独立的。所以,要同时服从主和长老或使徒,对我们是不容易的。因此,我们可能不知不觉的以为有关神代表权柄的教训是过分强调的,甚至是不合乎圣经的。无论如何,说没有主的代表权柄,全然是不合乎圣经的。(长老训练第十册,长老职分与神命定之路(二),一二六至一二七页。)

在基督身体里顺服基督之代表权柄的需要

倪弟兄一贯的教导我们,顺服代表权柄之必要。

我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认识元首,而不顺服基督代表的权柄。一个认识主的人,绝对不会在顺服的事上有挑选的。就如常受弟兄的儿女,不能挑选要在那一件事上顺服父亲。一个弟兄或姊妹,若是没有想过学习顺服神一切安排的代表权柄,他乃是落在最大的欺骗里。圣经说,所有的权柄都是神所立的。(罗十三1。)圣经里,恐怕只有少数地方讲到直接顺服神,大都是说到顺服人。我们到任何地方,所要作的乃是顺服,而不是用舌头随意批评。人如果给你特别的权柄,那是他给你的;你所要学的乃是顺服。许多人是没有学过功课的,他们到处拆毁权柄,没有勒住舌头;这种人乃是不顺服的人。求主怜悯,叫我们不要作野的基督徒。人不只不应该拣选的顺服,更需要积极的去找顺服的对象。(倪柝声文集第五十七册,二九一至二九二页。)

在教会里,有教师恩赐的人要配搭在身体里,若单独作教师,容易有背叛的灵。我们若看重配搭,恩赐少还好;若不看重配搭,恩赐大反而容易出事,甚至成为背叛的工具。长老们当中,也有年长并有名望的人,是作领头的;还有使徒们,都是神自己所设立的,但有最大的,有最小的,有闻名的,也有不闻名的,连十二使徒中也有大小之别,有人是领头负责的。对于顺服长老和使徒们,都是圣经明文的命令。我们中间没有呆板的事。我不能说,因为神没有明文定规,所以我找不到代表权柄。我们没有没有遇见、找到代表权柄,就等于彼得所说的没有灵性;我想没有一件责备,是比这句话更重的。所以若有人干犯权柄,就由他作;我们只要绝对的顺服,主总要责备作乱的人。要罢他仆倒,要罢他退去;若不去,仍在教会中,我们就不理他,记下名字不与他来往。神总要得胜,弟兄姊妹必定要往这条路上来。(倪柝声文集第五十九册,二六八页。)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